音河汉景资讯>财经>老板被李嘉诚提破产申请:这家造车新势力要悬了

老板被李嘉诚提破产申请:这家造车新势力要悬了

2019-10-25 07:55:22人气:4360

2019年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又一个关键年份。尽管与前一轮繁荣相比增速有所放缓,但今年前八个月,国内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和销售仍增长了40%以上。

然而,对于新车制造商来说,2019年似乎又是糟糕的一年。无论是汽车制造商、非汽车制造商、大众制造商还是非大众制造商,生活似乎都很艰难。

实现大规模生产的魏莱卖出的越多,他得到的感谢就越多。累计损失超过170亿元,产品质量经常受到质疑。然而,所有没有大规模生产的企业都遭受着烧钱和亏损,不知道自己是否幸福。

自2019年以来,有消息透露,新车制造商正在退出市场。

近日,李嘉诚旗下的李嘉诚(加拿大)基金会向武隆电动车董事长兼执行董事曹钟提出破产申请。武隆电动车归长江汽车公司所有。新能源领域的这种新力量这次真的有点暂停了。

老板成了“老赖”

长江汽车是继北汽新能源公司之后,第二家获得NDRC批准生产纯电动客车的公司。当时,长江汽车成为中国第一批获得国家发改委和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准的双牌照汽车制造商。长江汽车作为汽车行业鲜为人知的新生力量,在当时是一个著名的品牌。

武隆电动车公司是长江电机的母公司。自2010年以来,李嘉诚多次增持武隆电动车股份。

2015年8月,李嘉诚以每股0.46港元的价格收购了7.43亿股,成为武隆电动车的第三大股东。2015年持股比例最高时,李嘉诚曾持有8%的股份,注入高达51亿元人民币。

这一次,李嘉诚领导下的李嘉诚基金会向武隆电动车公司董事长曹钟递交了破产申请。李嘉诚基金会表示,由于曹钟无力偿还担保本息,截至2019年7月,欠款总额超过11.9亿港元,因此曹钟向法院申请破产。

事实上,武隆电动车(Wulong Electric Vehicle)在2018年年中多次披露,由于公司股价下跌和流动性问题,曹钟的股票被券商停牌。曹钟的股票从11.86%下跌至9.79%。此后,武隆电动车先后于2018年7月、2018年10月和2019年3月发行了几次股票,分别融资1.03亿元、2.34亿元和3950万元。

截至今年7月,曹钟辞去武隆电动车首席执行官一职,但仍担任执行董事兼董事长。根据该公司的年报,曹钟持有武隆电动车约6%的股份。

根据武隆电动车公司的信息,由于破产申请仍处于初始阶段,公司尚未从曹钟获得足够的信息来分析对集团的影响。公司将继续跟踪破产申请的进展情况,并适时更新股东信息。

“超人”也是无效的

李嘉诚、龙武电动车和曹钟度蜜月。2001年,曹钟被任命为首钢四家上市公司的高级成员,执掌香港,带领该公司走出金融风暴。在此期间,曹钟也结识了李嘉诚。李嘉诚曾称曹钟为“大陆派往香港工作的最佳企业家之一”。

随后,曹钟离开首钢制造中聚电池,并于2014年5月更名为武隆电动车。此后,李嘉诚成为武隆电动车的主要股东。根据HKEx的数据,李嘉诚在2015年将所持武隆电动车股份增加了6.07亿股,从4.68%增至7.96%,成为当时该公司的第四大股东。

李嘉诚的祝福不仅带来了资金支持,更重要的是吸引了更多投资者的目光,长江汽车一度成为资金的存在。

凭借这些硬通货底部的左手资质和右手资本,长江汽车在2016年左右投资建立贵州长江生产基地,然后加速扩张,建厂,在许多地方投资,甚至押注电池上游材料、电池设计等电动汽车产业链。然而,在追求快速扩张的过程中埋下的“隐患”终于在行业衰落时爆发了。

由于缺乏产品竞争力,公司几年来一直亏损,长江汽车已经到了在困境下难以维持的地步。它深陷于拖欠工资和停产等纠纷之中。

包括贵州长江、杭州长江、成都长江和其他五龙电动车所有的公司都被报道失去了工资和生产。员工基本上被拖欠几个月的工资。许多员工走上了索要工资的道路。有些员工直接在公司门口拉横幅索要工资,有些甚至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

在汽车制造新势力重组和股份汽车公司逐步发展的背景下,长江汽车没有与时俱进,没有真正可以获得并大声播放的产品,也没有自己的硬技术实力。随着环境的收紧和补贴的减少,长江汽车正在迅速衰落,并可能成为第一个退出市场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

制造汽车是一项技术性工作。

长江汽车作为第一家获得新能源汽车双重资质的企业,处于领先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给了它足够的时间开发新产品和新技术。然而,领先优势明显的长江电机并没有充分发挥其优势。

长江汽车声称拥有“三电”核心技术和汽车系统集成210项专利,自迅速获得杭州和贵州两个生产基地以来,还没有生产出真正实力雄厚的产品。

2016年,长江汽车发布了小型suv翼酷,并计划在线安装安卓应用。然而,从设计到计划,这种产品上市花了太多时间。直到2018年北京车展,三款概念车才亮相。迄今为止,还没有大规模生产的新车发布。

制造汽车是一项技术活动。随着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不断进步,汽车工业的技术也在不断发展。如果不仔细考虑,它可能会被市场淘汰。

不仅制造汽车的技术不好,制造汽车的概念也不具体。长江汽车总是被排除在主流业务之外。

一是与山东低速电动汽车企业汉唐汽车(Han-Tang Auto)在技术研发、生产制造、营销创新、大数据应用等方面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开发生产微型电动汽车。然而,背景是低速电动汽车的管理措施长期没有出台,法律地位没有得到承认,许多制造企业正在向乘用车领域转型。

另一件事是长江汽车自己的产品还没有完成,但它正忙于零排量汽车的合同工作,但零排量汽车不知道。结果,长江汽车自然错过了西瓜和芝麻。

对于一辆拥有“双重资质”的扬子江汽车来说,最重要的是制造一辆汽车。然而,长江汽车还未能真正将其产品推向市场,缺乏有吸引力的设计和硬实力。相反,它在一些分支上浪费了精力。可以说,它起得很早,错过了新能源汽车开发的奖励期。

随着近年来汽车工业的发展和转型,长江汽车等新型汽车制造力量不断涌现。然而,这些新型汽车制造力量在技术、网络、服务等方面的积累普遍相对缺乏,这主要是由资本的快速扩张驱动的。然而,资本是一把双刃剑。一旦资本链断裂,这些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的崩溃只需几分钟。

根据国家新能源汽车监测平台的统计,截至2019年3月,已有635家新能源汽车企业在国家平台上注册。

然而,这635家汽车制造企业目前拥有不到30%的汽车制造能力和不到20%的大规模生产交付能力。国内新能源汽车整个产业链累计投资超过2万亿元人民币。这2万亿元,除了诞生一堆汽车标志之外,真的能在街上跑的很少。

新能源汽车产业重组,或将加速到来。

资料来源:钛媒体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2018-2019 cetrange.com 音河汉景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