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河汉景资讯>综合>故事:母亲死后我一手带大7岁弟弟,他却为权势亲手害死我丈夫儿

故事:母亲死后我一手带大7岁弟弟,他却为权势亲手害死我丈夫儿

2019-10-25 12:35:35人气:2511

每天读一个故事应用作者:银杏

雷声滚滚,敲醒尘世的梦想几次;暴雨很大,而且多云,洗不掉太多水。

楚国的皇宫处于恐慌之中。武器碰撞声和尖叫声扰乱了寂静的夜空。血和雨四处散落,染红了地面。

突然,一道闪电像利剑一样划破天空,照亮了整个宫殿。一座安静的佛教寺庙似乎没有被世俗的事情打扰。跪在佛像前的人们慢慢地用手戳珠子,嘴里念经。

“吱”的一声轻轻打开门,一个女人悄悄地走进来,静静地站着。

念完佛经后,我向佛陀鞠躬三次。女仆扶我起来,兴奋地说:“主人,完成了!”

我看着面前安详的菩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我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命令道:“去故宫!”

一路走来,皇宫里的纷争平息了,一切似乎都和以前一样,但有些东西永远无法归还。

在皇宫高大的牌匾前停了下来,我看着大厅,这是许多人梦想的地方,沾着兄弟和亲戚的血只是为了做它的主人。

一个年轻人走过来用手敬礼:“问候你的阿姨。”

为了避开他,我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只受到了他一半的礼遇。我说,“我想和他单独谈谈!”

年轻人举起手,示意庙里的人撤退。

走近床边,我看到陈子皇帝曾经是多么强大和勇敢,当时他躺在龙床上,由于中风吐了一口歪歪斜斜的唾沫,不能正常说话。现在他是这样的。

内心悲伤,他轻声说:“陛下,你不是一直想见我吗?我在这里。”

陈子皇帝看到我时非常激动。他试图举起右手,却发现徒劳无功。他嘴里含糊不清,说道:“皇帝...皇姐……”

我坐在床边,用被子盖住了他的手。我手里的绣花手帕轻轻地擦去了他嘴里流出的唾液。“看来我们已经20年没见面了!”

第一批住在一起的兄弟姐妹已经20年没见面了,这是多么可笑。

“皇上还是不要太激动,对身体不好!”

陈子皇帝犹豫了很久,才断断续续地说:“小……刘……小……他……”

"你想问小刘怎么样了吗?"我为他说了一些未完成的事。

陈子皇帝期待地看着我。

“六王子与林将军密谋带兵进宫,意图谋反,危及圣驾的安全。幸运的是,第四王子率领部队保护了驾驶。”我帮他掖好被子,然后我一遍又一遍地说:“第六王子强迫自己进入宫殿,拒绝解除武装。他已被第四王子当场处决。至于林贵妃...他在宫殿上吊自杀了。陛下,放心,您现在安全了!”

“没有...不...小六!”突然听到这个消息,陈子皇帝非常激动,他的胸部不停地起伏。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睁大眼睛看着我:“你...你们...你……”

现在他已经猜到了,我只是撕开我的脸,站起来冲他喊道:“你错了!不是我。是你,都是你的错。你不仍然认为第四个王子会关心兄弟会而放过第六个吗?哼!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冰儿,宇成,他们都和你流着一样的血,那么冷血,让整个人没有人性,没有感情。难道你不知道天堂没有父亲、儿子或兄弟这一事实吗?”

“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是小六,他不会放过小四的!更何况,你是怎么登上王位的,你是怎么对待为你牺牲一切的兄弟和嫂子的?”

“我...我从来没有...曾经...想...关于...伤害...你!”陈子皇帝争辩道。

听到他说的话,我忍不住笑了,从没想过要伤害我?我撩起袖子擦去眼中的泪水,看着我漂亮的衣服。

我的好皇帝哥哥,你没有杀我,还把我命名为伟大的皇家公主。多么杰出的地位啊!楚国第一位伟大的皇家公主!

但是,你有没有问过这是不是我想要的?我的丈夫,我的儿子,他们都一个接一个地死在你的手里,我看着他们死在我面前,再也没有醒来。但是你呢?你为了你的名声让我活了下来。你为什么不也杀了我?至少我们可以聚一聚。

不到40岁,我有灰色的寺庙。我问自己是否后悔过。如果我没有到处算计,他怎么可能登上王位,成为这个伟大楚国的皇帝呢?

我母亲去世时,我才十岁。当我和我母亲的弟弟欧晨雨在一起时,我只有七岁。后宫总是充满黑暗的潮汐。如果我不小心,我会被算计的。更常见的是用微笑的脸在背后捅某人一刀。我弟弟和我还年轻,如果没有母亲和公主的保护,我们更难在这个后宫里行走。

看着我眼睛红肿的弟弟,我想起妈妈和公主在床前握着我的手,告诉我要好好照顾弟弟。我向他招招手,陈郁跑过去扑在我怀里,大哭起来。我忍住眼泪,拍拍他的背,告诉他将来会有我,我妹妹会好好照顾你。

当时母妃不受宠爱。她死后,她的父亲似乎忘记了我们的兄妹,宫殿里的所有人都变得很好。

母妃一离开,所有能进入的人都被转移到其他地方。那些没有能力的人不得不私下辱骂他们。他们不愿意和我们呆在一起,但是他们没有照顾好一切。

陈郁还年轻,但他也在人类情感的温暖和寒冷中迅速成长。他不愿意告诉我许多事情。他害怕给我们带来灾难,只能默默地承受。

那天,我去陈煜宫给他送了一件新缝制的斗篷。我一路走到他卧室的房子,但没有服务员。打了两个电话后,陈郁虚弱的承诺从床上传来。我看见他躺在床上发呆,脸红得厉害。我伸手去摸他的额头,感觉到我的手放在炉子上。

那天,我哭了,用一条冷毛巾帮他降温,同时我告诉女仆去问御医。这是我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没有了母妃,我和陈郁这两个并不强大的外国人,就成了这个后宫里无根的浮萍。主人和奴才可以随便欺负我,这也让我第一次充满了对权力的无尽渴望。

我曾经认为,只要我们小心不脱颖而出,不期待不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就能安全地生活在这座宫殿里。然而,我们不希望在这个后宫不受宠爱的主人活得比奴隶还少。如果我们有力量和支持,我们为什么要遭受这些?

全世界都庆祝父亲的50岁生日。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使节前来庆祝生日,聚集在大楚宫。当酒盛满的时候,大Xi的使者说他听说了一大群楚国人才,这次想向他们学习。这是大楚的面子问题。我父亲自然同意清晰的声音。

他看见Xi王国的使者拿出一个锦盒,打开它,向人群介绍,“这个东西叫做九个联锁环。据说正确地解开这个戒指需要256步。中间的错误一步是无法解开的。我想知道在座的有没有人想试一试?”

每个人都面面相觑,一些自称聪明的人会低下头,努力奋斗,或者与同伴讨论,但他们都没有出来解决问题。

看着那张笑脸,父亲的脸渐渐变亮,手里拿着杯子的手悄悄地收紧了。

时间快到了。我站起来,走到大喜的使者面前,不屑地说:“只有九个相连的戒指,为什么舞台上要有一个伟大的楚天舒呢?这位公主还年轻,但这仍然是可以理解的!”

那个人皱着眉头看着我。“公主,不要取笑我。这件事已经在我手里好几年了。通过阅读无数的书籍和书籍,我只知道解锁它需要的步骤,但没有人能理解它。”

他还没说完,就有“砰”的一声。我捡起锦盒里的九环,扔在地上。玉指环掉到了地上。

信使愤怒地指着我,“公主,这是什么意思?即使它不起作用,你也不必发脾气,扔我的东西来发泄你的愤怒!这枚九连环是用上等白玉做成的!”

我没有理会他的指控,而是跪在父亲面前:“父亲,这个九连环女儿已经被解开了。”

父亲看着地上的碎玉,笑着站了起来:“太好了!好的。我儿子很聪明,也很好!”

最简单直接的方法是最有效的。

我微微抬起眼睛,看到云菲在高台上的视线落在我身上,转瞬即逝。

在后宫里,如果你只装扮成猪,到头来你只会变成猪,永远也吃不到老虎。只有当你有能力的时候,你才能让别人对你评价很高。

陈煜生病的那天,我别无选择,只能用妈妈妻子留下的珠宝来寻求帮助。直到那时,我才雇了一位皇家医生来治疗我的兄弟。如果我是一个受宠爱的公主,如果我身后还有一个骄傲的支持者,我为什么要看着我的脸?

秘密分析后宫中的几个主要力量,那些有孩子的被排除在外。只有云菲和敏飞身居高位,没有孩子。敏飞长期不受欢迎,只能依靠女王生存。

四个妃子之一的云菲怀孕了,但在八个月大的时候流产了,死产了。他的父亲是政府部门的部长,在六位部长中排名第一。我知道要得到她的支持不容易。皇宫里有许多王子,陈煜不是最好的。然而,我和陈煜只有一条路可走。

如果后宫中没有支持者,即使它没有死于后宫中的战斗和算计,它也会死于其他原因。这座宫殿里死的人还很少吗?

紫龙和孙龙呢?他们缺少衣服和食物,也没有治愈他们疾病的方法。他们也会杀人。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不趁机拿下陈煜就是楚王。如果我输了呢?我们来自尘土。我们是在底层挣扎的人。我们和我们的母亲和公主一起去是件大事。

不出所料,我在皇家花园遇见了云菲,向她展示了我的心。她只是淡淡地看着我说,“我不需要身边没用的人!如果你想得到自己宫殿的庇护,让我看看你能做些什么!”

后宫里没有感情或敌人,只有利益,而利益是有回报的!

龚雪,我不再刻意隐瞒,渐渐显露锋芒,姐姐黄三对古琴的父亲称赞不错,但我不知道我的母亲公主一直在学习旋律,老师从钢琴圣人那里,看着先生陶醉的表情和黄三姐姐一脸震惊,我施礼慢慢坐下。

书法先生质疑我的字是代表别人写的,因为我交的作业比以前好了三分,字迹浑厚有力,我也不说话。我只是平静地摊开宣纸,研磨墨水并放下,然后一口气在大家面前做好。

没人知道我每天放学后都站在卧室的墙前,在墙上铺宣纸写字练习书法。这样写的书法自然比其他书法更有气势。

当我父亲的生日庆祝时,或者当我在龚雪成名时,云菲主动来找我?我不在乎,毕竟我们只是互利的。

有了她的招抚,宫奴自然不敢像以前那样鄙视我们,我和陈郁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

父亲的年龄一年比一年大,王子们逐渐长大,开始在宫廷里行走。宫殿的皇后没有孩子,王子的位置是空的。老王子身后站着各种家族势力。皇帝的怀疑随之而来,但年轻的陈郁在云菲的安排下慢慢接近他父亲的视线。

在云菲生日那天,我父亲颁布了一项法令,以云菲的名义记录陈郁和我。云风是皇妃。这时,我才12岁,陈郁才9岁。

争夺王位的斗争比我想象的要残酷得多。上面的几位王子经常被他们的父亲责骂,被兄弟刺伤,被大臣弹劾。

前朝影响了后宫,整个后宫的愤怒变得非常压抑。王子之间的争斗也让后宫的女人一刻也无法停止。以前,这是为了皇帝的利益。现在,是为了他的儿子为王位而战,也是为了他自己去坐太后的位子。

云桂飞曾经问我她不会为陈煜争辩什么。我可以怪她。

我回答她:“没有争议就是争议。没有人喜欢有人觊觎自己的东西,诅咒自己早逝!”

云贵妃拨弄着她的小指袖口说:“可怜的后宫女人,她们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不如十几岁的女孩。”

你看不透吗?能够在后宫生存的女人,能够在皇宫中安全成长的王子,这将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他们如此焦虑,但被眼前的巨大利益所蒙蔽。

王位。一万多人,既然每个人都不是合法的儿子,都站在同一个起点上,为什么我们不能凭自己的力量为之奋斗呢?

在我15岁的时候,唯一能和陈郁竞争这个席位的人是李飞膝盖上的七个王子。陈郁大两岁,大十四岁。

渐渐地,宫廷里的一些大臣立了一个纪念碑,敦促父亲和皇帝尽早建立一个王子,以确保王位。在过去的几年里,父亲和皇帝似乎也被他们的儿子之间的争斗所伤害,他们有一些封闭王子宫廷的意图。

部长立即被这个消息感动了。其中,七王子是最受欢迎的。法庭上的大多数朝臣都同意李飞给的七个王子是王子。

在我的印象中,李飞似乎是一个透明的存在,一个地位不明显的公主,还是因为云妃升到了贵妃,四公主空了,她为父亲生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父亲抚养了她的公主。

虽然她没有云公主那么受欢迎,但她的父亲一个月总是去她家几次,比那些多年没见她父亲的女人好多了。

说到李公主,我第一次看到一向平静的云妃,她剪了指甲,女仆正忙着取止血药膏。然而,她不耐烦地挥挥手,痛苦地说:“皇帝正在为她和他所有的儿子铺平道路。”

“你父亲太残忍了!牺牲了我的孩子保利公主的孩子现在想让她的儿子在你哥哥的骨头上登上王位。”

这时,我不知道为什么云桂飞多年来一直受到宠爱,但仍然没有孩子。

原来,父亲最喜欢的是李飞,他一直躲在别人后面。然而,李飞的母族已经衰落。过多的宠爱只会让她成为后宫女性的眼中钉。

为了躲避公众,获得云桂飞父亲的支持,父亲晚上留在云桂飞的宫殿里,让云桂飞站在风浪的顶端。他唯一宠爱的消息传到了前后宫。就连云桂飞当时也很开心。

虞姬被诊断出脉搏很快,父亲就给了他丰厚的报酬。他还特别允许虞姬的母亲到宫中探望她。后宫里没有人能和她相比。后宫所有的人都羡慕虞姬的恩宠。

对李飞不适的怀孕诊断,即使怀孕早于云桂飞一月也没有在宫中荡漾,所有人眼里只有高官,母亲突出云桂飞,尤其是新闻中云桂飞这孩子是王子。

在皇宫里,没有地方,是普通的王子,此时王子背后的力量尤为重要,有一个强大的外国王子让后宫许多妃子卧室的灯特别不在午夜熄灭。

自从云贵妃的孩子被确诊后,宫殿里不时出现各种各样的物品。他们都让那个女人溜走了。他们采取了一切预防措施。他们仍然遭到反击。八个月大的男性胎儿就这样死去了,由于流产而不能再怀孕。云贵妃抱着她为孩子缝制的小衣服哭了一整夜,但听到女仆说皇帝听说李飞要生一个大孩子。

李飞的孩子足月健康地出生,不像她自己的孩子,她从出生那一刻起就充满了算计和谋划。

云桂飞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如果你怀疑的话,可以从茧中发现很多东西。花了很多钱才发现。事实证明,皇帝在李飞还是王子的时候就认识了他,但是这段历史却被刻意隐藏了起来。

朝廷越来越多地要求齐国太子出位。正当父亲准备起草一项法令时,国家来访的消息传来了。

访问团由察哈尔国王本人率领。我请求伟大的楚王陛下与公主结婚,以便通过婚姻友好相处。我父亲欣然同意。毕竟,只需要娶一位公主来换取两国之间的和平。法院一致同意。

唯一没有结婚的合格公主是17岁的李飞四位公主。我想是父亲在七个王子封死王子后为她选择了一个丈夫。毕竟,王子的嫂子和王子的嫂子不是同一级别的。但不想,查里亚国王的婚姻来得如此巧合。

巧合吗?我嘲笑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巧合都是用心的人故意安排的。(作品名称:希瑟,作者:银杏。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2018-2019 cetrange.com 音河汉景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