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河汉景资讯>社会>以小博大存10,拆《甘柴劣火》读十余篇财新,一种洗稿鉴别机制初试

以小博大存10,拆《甘柴劣火》读十余篇财新,一种洗稿鉴别机制初试

2020-01-08 15:22:40人气:4704

以小博大存10,拆《甘柴劣火》读十余篇财新,一种洗稿鉴别机制初试

以小博大存10,数据取代感觉,逻辑取代屁股。

整理 | 李晓蕾 徐晶琳 罗语嘉

统稿 | 徐晶琳

审定 | 阳   淼 李晓蕾

自呦呦鹿鸣的《甘柴劣火》遭到财新记者王和岩“洗稿”指责后,在本文面世之前,网络上已经有一些对比结果,利用论文查重、个人感受等方式,对双方的文本进行了对比。但是,由于财新网大量作品处于付费墙之后,很多此类对比并未基于完整的财新稿件。

本文着眼于以一种标准化、可数量化的方式,对《甘柴劣火》和财新稿件进行对比;这种对比不仅仅基于文本,更着重于“新闻独创性”——衡量这种独创性的标准很简单,“首发、原创”即可;即首先将该事实挖掘出来,并以正式稿件呈现出来的人(或主体),享有新闻独创性;此人对后来者如何使用这一素材,具备合法范围内的主动定义权。

我们的目的,不是对《甘柴劣火》的性质做判断,已经有太多新闻前辈做出了精彩纷呈的论述。我们仅仅想在今后爆发此类争议时,提供一个认定的方法和尺度;并且这种方法和尺度,最好能够以尽量简单、机械的方式完成,为计算机算法介入做准备。

这种方法的创始者,来自于霍炬;他在起诉差评一案中,首先将洗稿这一行为带上了法庭。在这场诉讼中,霍炬及其律师将差评稿件分为19个信息块,其中18个信息块,被一一对应到了霍炬的原创稿件中。

我们认为,这种“信息块”比对方式,能够识别出那种转换字词、多文摘抄、颠倒次序、叙论杂糅等高级洗稿手段,应该得到重视和推广。出于对首倡者的敬意,我们建议将这种比对方式命名为“霍炬识别法”。

对《甘柴劣火》和财新王和岩稿件应用“霍炬识别法”的工作,由山寨发布会冲科技记者李晓蕾、徐晶琳、罗语嘉完成,徐晶琳进行了统稿,阳淼进行最终审定。

以下为《甘柴劣火》与财新网以王和岩为主的稿件的对比,以及对《甘柴劣火》一文原始信息源的推测,以最早公开发表的信息为原始信息源标准。对比以《甘柴劣火》的小节为序进行区隔。我们对一些核心新闻点进行了标注。

有耐心的专业读者可以阅读对比全文。我们将对比的结论前置在此

《甘柴劣火》一文一共八个小节。第六小节是作者的个人感受和十年砍柴的博客;第七小节全部是对中青报31年前报道的回顾;第八小节主要是收尾工作;其中发生在近期的密集情节集中于前五小节,引起争议的也基本全部在这五小节。

所以,我们集中统计了该文前五小节的信息块和表述方式。作者明确引用的部分,我们标明“注明X处”。统计比例如下:

第一小节:共8个信息块。其中财新王和岩33%财新周淇隽40%;兰州晨报《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14%;凉州网13%(1处引用,注明1处)。

第二小节:共6个信息块。其中财新王和岩16%;《长江商报》记者手记8%(1处引用,注明1处);柴静《看见》8%(1处引用,注明1处);中国青年报17%(1处引用,注明1处);甘肃省检察院16%(1处引用,注明1处);新京报16%; 搜狐网弧度栏目16%(1处引用,注明1处)。

第三小节:共5个信息块,财新王和岩100%(5处引用,注明2处)

第四小节:共7个信息块,财新王和岩85.7%(5处引用,注明1处);腾讯探针14.3%(1处引用,注明1处)。

第五小节:共9个信息块,财新王和岩38.9%;侠客岛22.2%(2处引用,注明1处);中纪委11.1%(1处引用,注明1处);郑州中院11.1%(1处引用,注明1处);中央纪委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16.7%(2处引用,注明2处)。

比较特殊的是第一小节,需要额外说明一下:本节相当一部分原始信息出自于《兰州晨报》公开信,《甘柴劣火》引用了部分未载于财新报道但见于公开信的细节。但是,兰州晨报否认了曾公开发表该公开信,而财新对该公开信的存在和内容予以了证实。

按照《甘柴劣火》一文开始“所有信息,均来自国内官方认可、可信赖的信源”的表述,未公开发表的公开信不应作为信源。所以此处折中,将出于公开信的信源分平分给财新、《兰州晨报》公开信。经过以上对比,可以看出,《甘柴劣火》一文中,前五小节中,有三个小节,出于财新报道的内容比例超过了三分之二,第三节更是达到了100%;第五小节直接出自财新的内容,也超过了三分之一。而前五小节35个信息块中,注明出自财新或王和岩的,总共有3处。财新记者王和岩已经明确拒绝了《甘柴劣火》对上述内容的引用。而如果失去了这些内容,《甘柴劣火》是否还能引发如此之大的反响,读者诸君可以自行判断。

必须要承认,此项工作比我们一开始预期的工作量要大得多。霍炬诉差评洗稿一案中,原告、被告均只有一篇稿件,面临的仅仅是信息块拆分与对比;而在甘柴劣火一稿的比对过程中,每个信息块需要从十篇左右的财新或其他媒体稿件中寻找出处,还要确定该媒体是首发,还是也转引其他官方渠道或媒体。

此外,有些信息块的内容系整合好几篇稿子而成,不存在简单的一一对应关系。所以最终的进度比我们预期的成稿时间大大拖延了。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看好这样做的前景。作为国内最大的原创内容平台,微信已经启动了对洗稿的针对性措施;在著作权法几乎无法作用于洗稿行为的今天,这一步迈出得兼具勇气与正气。

不过,据传媒学者魏武挥透露,微信洗稿合议小组的工作过程,仍然需要“耐着性子去仔细阅读两篇自己其实毫无兴致的文章”,并且“阅读的体验并不好,时间也消耗了很多”。

魏武挥表示,他依然愿意干这事;我也听到其他的合议小组成员表示,很珍惜这个维护原创氛围的机会;但我们仍然希望,能够把出处寻找、信息对比、引用比例这些每个合议人都在重复做的基础工作,抽离出来,一次性完成。

这样,合议者和感兴趣的围观者,能够越过大量低层次的工作,直接在新闻和创作的本质问题上进行判断和研讨。

最后,坦率表明,我希望这种基础工作仍然是有酬的。整个冲科技内容团队五个人用整整两天的时间完成梳理、结构化、多重源查找、比对、排版输出工作,并为此加购了一个财新账号(原有的一个不敷使用)。

按照最低标准的实习生价格,我们将这一工作的价格定为2000元;本文标原创、拿赞赏不符合微信的原创宗旨,因此文末附上了我个人的收款二维码。如果您认可我们的工作、认为还有一定价值,请酌情扫码赞赏。收款金额满2000元后,我们会在置顶评论中提示大家,不要继续打款。

若有超出部分,为了节省人力,我们会购买财新付费账号,赠送给坚持原创的职业记者——如果您不认可这种行为,也可以不捐款,这是自由权利。

当然,更容易的赞赏是转发、点赞(好看)本文

以下为正式的比对过程。

第一小节  

1、  案发与拘留细节

《甘柴劣火》原文:

2016年1月7日15时40分许,甘肃武威市浙江大厦进行消防演练,不料,点火后处置不当,弄假成真,演习变成火灾。

20分钟后,驻武威的《兰州晨报》新闻调查部记者张永生,从火灾现场1.1公里之外家里出发。

……

次日夜晚,家属接到通知:到刑警队来,把车开走。1月9日下午,警方通知:张永生涉嫌嫖娼,行政拘留5天。 

财新网周淇隽稿件《武威张永生被认定六年间敲诈5000元,嫖娼不成立》(发表于2016年2月6日)

1月7日15时40分许,武威市浙江大厦附近进行消防演练,点火后因处置不当而引发火灾。这一消息很快在武威市民的朋友圈传开。16时许,张永生开车离开家门。

张永生家到发生火灾的浙江大厦约一公里,距离警方声称的嫖娼地点西津洗浴广场1.1公里,浙江大厦与洗浴中心分别在张永生家的东南与西南。 

财新周淇隽稿件《甘肃武威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提请批捕三名记者》(发表于2016年1月19日)

《兰州晨报》张姓记者家属告诉财新记者,张记者是7日晚间开始联系不上,8号警方通知张记者因涉嫌违法被行政拘留五天。

兰州晨报《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2016年1月25日内部渠道,未发表)

1月7日15时40分许,武威市浙江大厦附近进行消防演练,点火后因处置不当引发火灾。经微信微博传播,此消息迅速扩散。16时许,张永生和妻子分手,驾车从家里出发,将随行的孩子安顿到朋友家中离去。

……

8日晚8时14分,家属接到刑警队工作人员通知:张永生涉嫌违法被扣在武威市凉州区刑警队,但并未告知家属涉及何罪,只要求家属前来把车开走。

2、拘留原因及同案人员

《甘柴劣火》原文:

首先是报社领导惊诧莫名:张永生在采访途中失联了。次日夜晚,家属接到通知:到刑警队来,把车开走。1月9日下午,警方通知:张永生涉嫌嫖娼,行政拘留5天。

事情的发展,越发蹊跷:《兰州晚报》和《西部商报》驻武威的两名记者,也失联了。

财新周淇隽稿件《甘肃武威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提请批捕三名记者》(发表于2016年1月19日)

1月7日和8日,《兰州晨报》《兰州晚报》和《西部商报》驻武威的三名记者先后失联。

《兰州晨报》张姓记者家属告诉财新记者,张记者是7日晚间开始联系不上,8号警方通知张记者因涉嫌违法被行政拘留五天。

3、案发地点

《甘柴劣火》原文:

张永生是在哪里被抓的?张永生对辩护律师说:自己是在西关大街上被抓的;警方通报说:张永生在洗浴城涉嫌嫖娼被抓;武威宣传部门向省里汇报说:张永生是警方在办案过程中发现违法线索被抓的,主要违法事实是借舆论监督之名敲诈勒索。

王和岩稿件《“武威抓记者事件”内幕》(发表于2018年07月30日)

在律师探视时,张永生称自己是在大街上被抓的,而非“西津洗浴广场”。当日17时多,张永生把车停在距离浙江大厦火灾现场不远的西关大街,这时上来十几名便衣,自称是凉州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收走张永生的手机,并将其带到分局。

这个过程,则被甘肃检察院的调查通报为:1月7日,凉州公安分局民警在对张永生涉嫌嫖娼留置盘问过程中,发现张永生系2016年1月4日武威市公安局批转的举报信中的被举报人,遂就举报信反映的敲诈勒索问题同步进行盘问。

兰州晨报《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2016年1月25日内部渠道,未发表)

警方1月14日给兰州晨报通报说,张是在洗浴城涉嫌嫖娼被抓的;当地宣传部门给省上有关部门汇报时说,张是警方在办案过程中发现违法线索被抓的,主要违法事实是:“利用记者的特殊身份,借舆论监督之名,以报道热点敏感事件或掌握的新闻线索为要挟,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武威日报在1月19日的通报中说,张说自己是当地警方在治安大清查中因违法被抓的;据家属转述辩护律师的说法,张说自己是在西关大街上被抓的。被抓的原因如此之多,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的、准确的?其中警方是否存在“钓鱼执法”?

4、罪名变更过程

《甘柴劣火》原文:

1月14日,家属去拘留所接人,得到新的通知:张永生涉嫌敲诈勒索,刑事拘留。

虽然名目从嫖娼变更为敲诈勒索,但是,这一切都合乎规程。1月18日,武威市公安局公开通报:《兰州晨报》张永生、《兰州晚报》记者雒某某、《西部商报》记者张某某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

财新周淇隽稿件《甘肃武威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提请批捕三名记者》(发表于2016年1月19日)

从财新记者昨日的采访报道及武威公安的官方通报看,最先被抓的是《兰州晨报》的张姓记者,1月7日被行政拘留,其他两名记者是1月8日被抓……拘留期满后,1月14日,张姓记者家属来拘留所接人时,看到张记者戴着手铐被押送到了看守所。家属收到警方的书面通知,称该记者涉嫌敲诈勒索,再次遭到刑事拘留。

兰州晨报《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2016年1月25日内部渠道,未发表)

1月9日中午,家属接到警方通知,让家属前往刑警队开走张永生的车辆,拿走该记者随身携带的钱包、现金、腰带等物品。当天下午又接到警方通知:张永生涉嫌嫖娼被行政拘留5天,并被带往拘留所。家属随即赶往拘留所,要求见人,随后被告知13日早上9点30分放人,不允许看望。

就张永生缘何被刑拘,凉州区刑警队副队长李小云给报社的回复是:张永生在某洗浴城涉嫌嫖娼被抓了现行。

5、换律师及笔录隐藏信息

《甘柴劣火》原文:

这一天早上,刑警递交了一份张永生亲笔书写的更换律师申请给张的妻子,但张妻注意到:申请书中一关键位置上藏了一个字样——“VX”。

这是一个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读懂的暗示:“我是违心的”。因为,在此之前,张永生也曾在一份非常重要的笔录上留下了同样暗示。

兰州晨报《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2016年1月25日内部渠道,未发表)

嫌疑人蹊跷提出更换律师的申请。1月25日上午9时许,张永生的妻子霍女士接到刑警队办案民警的电话,电话通知她到刑警队来一下。

张的妻子接到电话之后,在其他人的陪同下来到刑警队。让她意外的是,办案人员拿出了一份有张永生亲笔书写的更换律师的申请。

“好好的,怎么突然提出换律师?”霍女士满脑子疑问,但她心里很快清楚了:“这肯定不是张永生的主意。”

霍女士的理由是,她回家后仔细分析张永生的笔迹后发现,申请书中一个字的笔画有问题,其中一个关键位置的字上有vx(违心)字样的暗示。因为在此之前,有知情人士透露,张永生在一份非常重要的笔录上也留下了同样的暗示。

6、对三名记者的处置通报

《甘柴劣火》原文:(已注明出自凉州网)

1月25日,张永生被凉州区检察院批捕……

1月27日晚间,凉州网(甘肃武威凉州区政府官方网站)发布消息:张永生被执行逮捕,《兰州晚报》记者雒某某、《西部商报》记者张某某取保候审。三人之中,张永生仍未得自由。此时,已经是腊月十八,大年夜越来越近了。

7、公开信的发布

《甘柴劣火》原文:

次日深夜,忍无可忍的《兰州晨报》决定维护记者的尊严,拿起自己的最重要的武器——文章,深夜发出《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此时,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了20天,他们肯定已经用尽了体制内所有渠道。《公开信》绝对是下下策,这意味着一家在省内政治地位一般的都市类报纸与武威一个强力机构撕破脸,让一直在幕后报道新闻的新闻机构成为了新闻主角:在火灾发生的1月7日早上,张永生在和同事曹勇聊天记录中,不止一次感叹:自己被“武威公安盯上了”、“恨不得把我赶出武威”。

王和岩稿件《“武威抓记者事件”内幕》(发表于2018年7月30日)

1月28日,一封“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在网上迅速流传。这封落款为《兰州晨报》社的公开信,详细叙述了报社掌握张永胜曾遭当地官员威胁、官方通报前后不一、警方威逼家属更换律师、警方涉嫌“钓鱼执法”等诸多疑点,要求凉州警方据此回避,及时公布案情,以正视听。次日,《兰州晨报》社发表声明,否认曾在网络发布公开信,但未否认公开信内容的真实性。经财新记者核实,这封公开信确系《兰州晨报》社所写,也确实在1月26日送到武威凉州区政法委。

8、西津洗浴广场关闭

《甘柴劣火》原文:

有好事者去现场探访,发现,张永生被抓几天后,西津洗浴广场也被关闭了。他们的老板大概不会想到,远处浙江大厦的一场演习,竟扣下了让自己关门的扳机。

财新周淇隽稿件《武威张永生被认定六年间敲诈5000元,嫖娼不成立》(发表于2016年2月6日)

经财新记者走访,西津洗浴广场在张永生嫖娼被抓后数日,也被关闭了。

第二小节  

1、武威不欢迎记者

《甘柴劣火》原文:(已注明引用《长江商报》记者手记、柴静《看见》部分)

湖北《长江商报》记者熊子熙说,2015年初,新华社报道荣华工贸向腾格里沙漠排污后,他跟着新华社的报道线索前往武威,被限制人身自由6小时,被迫删除所有手机、相机资料,宣传部长现场撕掉采访笔录,并勒令警察:“把这人送上高速,武威不欢迎他。”

 一些网友找到了柴静《看见》一书中的段落:作者以央视记者身份去武威时,“我们刚坐下,大门咣一响,来了五六个当地大汉,不说是谁,要赶我们走。” 

2、王三运批评抓记者事件

《甘柴烈火》原文:(已注明引用)

2月5日的新闻媒体新春座谈会上,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不点名批评了“武威抓捕三名记者”,要求全省各级党委和政府要真正敬重新闻监督。王三运说,在解决突出问题的过程中,媒体监督发挥着重要的督促和推进作用,一些所谓的“负面报道”恰恰是在帮助改进工作、是正能量,有利于鞭策审视自己,纠正错误。

省委书记这番话,通过《中国青年报》报道出来后,“新闻工作者”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中国青年报《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要求官员敬重媒体监督》(发表于2016年2月6日)

在2月5日举行的新闻媒体新春座谈会上,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要真正敬重新闻监督…...在解决突出问题的过程中,媒体监督发挥着重要的督促和推进作用,一些所谓的“负面报道”恰恰是在帮助改进工作、是正能量,有利于鞭策审视自己,纠正错误。

3、甘肃省检察院改判张永生敲诈勒索

《甘柴劣火》原文:(已注明出处)

2月6日,甘肃省检察院发布通报:证据不足,撤销对张永生(因嫖娼)行政拘留出发决定,启动国家行政赔偿程序,对执法过错责任人员停止执行职务,追究执法过错责任。但,检方同时认为:自2009年起,七年以来,张永生敲诈勒索人民币5000元,“犯罪事实清楚”。

4、张永生获得国家赔偿1098元

《甘柴劣火》原文:

张永生在这一天获取保候审,得以在除夕夜与家人团圆,并一起度过他2月10日的生日。他还获得了1098元国家赔偿。

新京报《甘肃省检察院:“武威警方抓记者”已有调查结论》(发表于2016年3月7日)

武威当地公安机关已作出国家赔偿,赔偿1098元,张永生在取保候审后不久就已经领取。

5、5000元来历

《甘柴劣火》原文:

一个消息说,所谓5000元,是历年相关单位逢年过节的礼品折算。 

财新网王和岩稿件《甘肃武威原“火爆”书记被查 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 (2018年07月14日)

获释后的张永生,坚称自己既没有嫖娼又没有敲诈勒索,所谓5000元是历年相关单位逢年过节的礼品折算。

6、王三运在两会上表现不佳

《甘柴劣火》原文:(已注明出处)

很快就来到是年3月的“两会”,甘肃代表团开放日,在一个多小时的提问环节中,多名记者多次大声呼喊能否回应“武威抓记者事件”,但并未得到话筒。在见面会快结束时,《新京报》记者涂重航大声喊道:“王书记,我想问下甘肃记者被抓您怎么看?您怎么看待舆论的监督?”但是,省委书记王三运没有正面回应,听到主持人说“时间到了”,如释重负,快步离开了会场。在记者高声提问时,周围媒体席骚动起来,很多记者过来给他拍照、录音,但代表团也没有对此作出反应。就此,网络媒体发布了一条现场消息:《甘肃团开放日记者三问武威抓记者事件未获回应》

搜狐新闻弧度《甘肃团开放日记者三问武威抓记者事件未获回应》(发表于2016年3月7日)

搜狐新闻弧度栏目观察到,在近一个小时的提问环节中,有多名记者要求回应“武威抓记者”事件。11点18分,有记者大声呼喊,“我是甘肃孩子,给个提问机会”、“我是新京报记者,能不能回应一下武威抓记者的事”,随后话筒被递给其他媒体。11点32分的提问间歇,新京报记者再次大喊,“王书记,能不能回应一下武威抓记者”

搜狐新闻在在甘肃团开放日现场看到,一位记者一直高喊“王书记,我要提问”,但是代表团并没有点他,而是主持把话筒给了其他人。发布会快结束时,新京报记者再次大喊,“王书记,我想问下甘肃记者被抓您怎么看?您怎么看待舆论的监督?”但对此,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没有正面回应,只说“时间到了”就转身离开了会场。

第三小节  

1、对火荣贵的脾气判断

《甘柴劣火》原文:

火书记的脾气,比他的姓还要火爆,对下属动辄拳打脚踢。

王和岩稿件《甘肃武威原“火爆”书记被查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

火荣贵的脾气比他的姓还要火爆。多名受访者证实,火荣贵在甘肃省政府当副秘书长时,就曾因工作殴打部下。火荣贵到武威当一把手,脾气愈发火爆,对属下动辄拳打脚踢。

2、对火荣贵“火爆”性格判断的细节

《甘柴劣火》原文:(已注明引用)

财新网记者王和岩,江湖人称“三姐”,后来报道了一些细节:

一次,火荣贵和几名下属乘电梯,电梯门开后,有位市委秘书长想先出去用手拦着电梯门,火荣贵以为他竟敢先走,抬腿就是一脚,将秘书长踹飞在地,“顿时满嘴血,两颗门牙都被磕掉了”。

一次,火荣贵出席武威市凉州区的某项目开工仪式,火荣贵铲土奠基中,铁锹突然从把上脱落,火荣贵顿时火冒三丈,立刻“手持铁锹把追打起区干部”。

一次,他嫌某副市长工作没有搞好,挥拳就打。

王和岩稿件《甘肃武威原“火爆”书记被查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

有一年,火荣贵出席武威市凉州区的某项目开工仪式,火荣贵铲土奠基中,铁锹突然从把上脱落,火荣贵顿时火冒三丈,立刻手持铁锹把追打起区干部。

有一次火荣贵和几名下属乘电梯,电梯门开后,武威市委有位秘书长想先出去用手拦着电梯门,火荣贵以为他竟敢先走,抬腿就是一脚,将秘书长踹飞在地,顿时满嘴血,两颗门牙都被磕掉了。

挨过火荣贵打的,不只是下属,还有同僚。有次他嫌某副市长工作没有搞好,挥拳就打。

3、火荣贵“李莲英性格”的判断来源

《甘柴劣火》原文:

骄于下而媚于上,在”李莲英式”风气的裹挟下,当时,在火书记治下的武威,即使正直的人也很难独善其身,因为坚持自我几乎毫无出路。 

王和岩稿件《甘肃武威原“火爆”书记被查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

一位原甘肃籍媒体人,多年前和火荣贵有过工作往来。他说,火荣贵“骄于下而媚于上,典型的李莲英性格”。

4、张永生得罪火荣贵,火荣贵对张永生及其职务《兰州晨报》施压

《甘柴劣火》原文:

严格来说,王三运只是被卷入了“抓记者事件”。张永生并未得罪王三运,他得罪的是火荣贵,时任武威市委书记……

火荣贵由甘肃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任上调任武威后,对张永生这样经常做监督报道“坚持自我”的记者非常恼火,责令宣传部摆平。宣传部先是告诫张永生不要写,张永生不听,随后,又对《兰州晨报》提出调走张永生,报社不听。2015年,武威新闻出版局说这个记者站是非法机构,要查封。张永生拿出文件与之争辩,一年后,《兰州晨报》记者站并入《甘肃日报》记者站,以此续命。

王和岩稿件《甘肃武威原“火爆”书记被查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

44岁的张永生,从事新闻业20多年,长期在武威等地驻站,曾做过多篇有关武威的监督报道。张永生曾对财新记者说,他被抓皆因报道惹祸。

当时即有知情者表示,因为监督报道,武威市主要领导对张永生非常恼火,给当地宣传部门施加压力。宣传部门有关人士曾多次警告张永生,不要再写武威负面报道。武威市主要领导即指时任市委书记火荣贵。

早在2014年年底,《兰州晨报》两位领导到武威出差。武威市委宣传部一名领导在办公室,直接表示对张永生的部分报道很有意见。当晚,饭桌上,该部长又对他们说:把你们的张永生调走吧。

其时,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发文,明确各省地方媒体不再设立记者站。火荣贵觉得机会难得,下令有关部门查处张永生所在的《兰州晨报》武威记者站。2015年元月,武威新闻出版局以该记者站是非法机构为由,扬言要查封。前述知情者回忆,张永生拿出《兰州晨报》相关文件与他们争辩,说有关部门对此正在着手整改。一年后,《兰州晨报》武威记者站并入《甘肃日报》武威记者站,火荣贵才没有得逞。

5、抓捕张永生的细节

《甘柴劣火》原文:(已注明引用)

2018年7月13日,甘肃廉政网发布消息,火荣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次日,关于当年抓捕张永生的细节,才通过王和岩的报道得以披露于世:

针对张永生的《举报信》及抓捕行动,完全是武威宣传部门、警方自编自导自演。武威市凉州区宣传部一个干部写了举报信,交给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分局主要领导亲自改写《举报信》后,让部下到武威市东大街邮政所,邮寄至武威市公安局;武威市公安局批转给凉州分局。此时,改写过《举报信》的分局主要领导拿着《举报信》对部下说:查。

王和岩稿件《甘肃武威原“火爆”书记被查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

财新记者获悉,针对张永生的“举报信”以及后续抓捕行动,完全是武威宣传部门、警方自编自导自演的。这封所谓的“举报信”,出自武威市凉州区宣传部某人之手,后交给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

凉州分局主要领导亲自改写“举报信”,并让部下到武威市东大街邮政所,邮寄至武威市公安局。武威市公安局批转给凉州分局,转了一圈“举报信”又回到凉州分局,前述主要领导拿着“举报信”煞有介事地对部下说:查。

第四小节  

1、记者被抓的负面影响

《甘柴劣火》原文:

在舆论场中,来自武威的日常新闻大为减少,出现了一个“空窗期”。

比如,在火灾发生十天后,2016年1月17日,武威市民政局副局长马生智在武威市政府大楼跳楼身亡,没有甘肃和武威媒体进行采访报道,有关部门也没有主动发布。来自外省的媒体在2月2日披露后,武威市政府才主动通过新华社等媒体发布了情况通报:马“长期患病、厌世自杀”。

探针《武威抓记者事件追踪:张永生采访路上被带走 回家后疑被噤声》(发表于2016年02月23日,现已停刊)

由于甘肃省三家都市报驻武威记者目前悉数被取保候审,这三家媒体也没有派出人员进行替代,媒体上来自武威的日常新闻大为减少,出现了“空窗期”。1月17日在武威市政府大楼发生的武威市民政局副局长马生智跳楼身亡事件,就没有甘肃和武威媒体进行采访报道,政府及警方也没有进行主动发布。探针2月2日进行报道后,武威市政府才于次日发布了马“患病自杀”的情况通报。

2、马顺龙个人经历

《甘柴劣火》原文:

武威仍然是有省级媒体驻地记者的,比如生于1952年的“马三爷”。

“马三爷”是江湖称呼,大名马顺龙,《甘肃日报》武威记者站站长。马顺龙1984年到任,一直干,干成了《甘肃日报》史上驻站最长的驻站记者,干成了一个“传奇”。

王和岩稿件《一个省报记者站站长的亿元传奇|要案回顾》(发表于2017年10月27日)

马顺龙,《甘肃日报》武威记者站站长,不仅在武威当地大名鼎鼎,还创下了两项《甘肃日报》纪录:第一,史上驻站最长的驻站记者,自1984年以来,甚至2012年到龄退休之后,他拒绝与日报派来的记者做交接,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33年;第二,《甘肃日报》最富有的记者——资产近亿。后一项纪录在全国或许也排得上号。

......

在很多《甘肃日报》记者的眼里,其貌不扬的马顺龙是《甘肃日报》的“一个传奇”。

3、马顺龙生活细节描写

《甘柴劣火》原文:(已注明引用自财新网)

“三姐”王和岩在财新网的报道中提供了“马三爷”如下细节:2012年7月,马顺龙到龄退休,报社正式发文,下派新记者到武威驻站。然而,新记者到后,马顺龙不腾办公室,新记者被晾在一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非常尴尬。更有消息说,武威官方也发函称只接受马顺龙驻站。此事在甘肃媒体圈广为流传,《甘肃日报》派驻的新记者被戏称为“流亡政府”,最终只得被派往别处驻站。 

王和岩稿件《一个省报记者站站长的亿元传奇|要案回顾》(发表于2017年10月27日)

马顺龙调到兰州总部,但他就是不去。2012年7月,马顺龙到龄退休。报社正式发文,下派新记者到武威驻站。然而,新记者到后,马顺龙不腾办公室,新记者被晾在一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非常尴尬。更有消息说,武威官方也发函称只接受马顺龙驻站。此事在甘肃媒体圈广为流传,《甘肃日报》派驻的新记者被戏称为“流亡政府”,最终报社只得将其派往别处驻站了事。马顺龙继续以《甘肃日报》驻武威记者的名义发稿,直至东窗事发。

4、马顺龙与领导同坐主席台

《甘柴劣火》原文:

来自《决策》等媒体报道也说,多年经营之后,马顺龙在武威的地位比一般市局、委一把手地位还高,并给同行留下这样的观感:“他从来把自己当作官员而不是记者。”武威市一些会议,马顺龙来了就会和领导坐在主席台。

王和岩稿件《一个省报记者站站长的亿元传奇|要案回顾》(发表于2017年10月27日)

一位甘肃媒体驻站记者说,驻站记者牛不牛,和地方领导关系很重要,马顺龙不是一般会来事,在武威,他比一般市局、委一把手地位还高。“他从来把自己当作官员而不是记者。”武威市所辖区县开“两会”,包括武威市的一些重要会议,都要请马顺龙。而马顺龙来了就会和党委、政府领导坐在主席台。

5、马顺龙与胡荣贵关系发展

《甘柴劣火》原文:

马顺龙的车在市委大院没有按规定停靠,新官上任的火书记非常恼火,抄起砖头砸将过去。马顺龙发现车被砸,和书记大吵一架。之后一段时间,武威市委市政府开大会,马顺龙改坐记者席。

简直是一段不打不相识的“佳话”。有心人发现:“马顺龙原来一直抽软中华,书记来了后,马顺龙改抽印象云烟了,因为书记抽印象云烟。”

王和岩稿件《甘肃武威原“火爆”书记被查 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 )

前述案件详情中所称武威地方主要领导,就包括火荣贵。马顺龙在武威驻站的30多年,跟武威多任市委市政府领导过从甚密。据悉,火荣贵刚到武威时,一天,看见马顺龙的车没有按规定停放,抄起砖头就砸了过去。车被砸后,马顺龙还曾和火书记大吵一架。但一段时间后,人们惊奇地发现,马顺龙和火书记居然打得火热,火书记去哪都带着他。

王和岩稿件《一个省报记者站站长的亿元传奇|要案回顾》(发表于2017年10月27日)

另有武威当地记者表示:“市局、委、办的头头到书记办公室汇报工作,都要先敲门,书记同意后才能进入,只有马顺龙从不敲门,向来都是径直而入。”他观察到,“马顺龙原来一直抽软中华,书记来了后,马顺龙改抽印象云烟了,因为书记抽印象云烟。”

6、马顺龙被查原因

《甘柴劣火》原文:

2017年4月,马顺龙被查办,据传,被查出资产近亿元,其中现金1800多万元。有关部门确认马顺龙的主要问题有三:其一,插手武威人事安排;第二,长期违规开办个人实体公司,操纵舆情;第三,有偿新闻。

王和岩稿件《一个省报记者站站长的亿元传奇|要案回顾》(发表于2017年10月27日)

数名信源表示,马顺龙被查出资产近亿元,其中家中搜出现金1800多万元。有关部门确认马顺龙的主要问题有三:其一,插手武威的人事安排;第二,长期违规开办个人实体公司,其经济活动得到了武威地方主要领导的纵容,其回报就是操纵舆情;第三,大搞有偿新闻。

7、马顺龙在记者被抓案中的作用

《甘柴劣火》原文:

就目前公开信息而言,马三爷是全国最富有的驻站记者。有武威媒体人表示,张永生出事后,马顺龙曾经发朋友圈,称赞武威官方敢于亮剑。

王和岩稿件《甘肃武威原“火爆”书记被查 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 )

火荣贵敢抓记者,还与名扬天下的“首富记者”马顺龙有关……2017年4月17日,火荣贵被宣布免职;月末,马顺龙被抓。2017年8月,财新记者在兰州采访期间,有《甘肃日报》老报人分析,估计是要打火荣贵,先拿马顺龙开刀。《甘肃日报》内部有人推测,2016年武威抓记者,马顺龙暗地里起了些作用。而事实上,有武威媒体人表示,张永生出事后,马顺龙曾经广发朋友圈,称赞武威官方敢于亮剑。

第五小节  

1、王三运落马

《甘柴劣火》原文:(已标注引用自中纪委)

2017年7月11日,中纪委发布消息,王三运接受组织审查。其时,王三运已离开省委书记岗位,在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任上。

2、王三运腐败细节

《甘柴劣火》原文:(已注明引用自中央纪委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

中央纪委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披露了王三运家族腐败细节:“我(王三运)儿子和我两个外甥,他们到甘肃来搞什么业务,搞什么承揽工程。我那两个外甥,对我们家的帮助都非常大,经常给我们出钱装修房子,还给我们在贵阳买房子,这样实际上把这个关系就搞成一个相互利用关系了。”王三运先后担任过贵州、四川、安徽、福建四省的省委副书记,不少在这些地区和他联系密切的老板,在他任职甘肃省委书记后尾随而来。

3、审理王三运收回一案

《甘柴劣火》原文:(已标注引用自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年10月11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王三运受贿一案。检方指控其在1993年至2017年,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入股银行、工程承揽和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受贿6685万余元,王三运当庭表示悔罪认罪。

郑州中院《原甘肃省委书记受贿6685余万一审开庭》(发表于2018年10月11日)

据郑州中院10月11日报道,2018年10月11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王三运受贿一案。

……

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1993年至2017年,被告人王三运利用担任中共贵州省六盘水市委书记、贵州省委副书记、安徽省人民政府省长及甘肃省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利用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入股银行、工程承揽和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685万余元,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4、王三运嗜酒、爱用排比等细节

《甘柴劣火》原文:

这位在贵州出生的高级干部嗜酒,且只喝茅台,酒后即变身“麦霸”;爱戴名表,讲话动情,爱用排比句。

财新记者王和岩、孔晓琦稿件《强人王三运:甘肃王的权钱往事|要案回顾》发表于2018年5月14日

王三运嗜酒,且只喝茅台,酒后即变身“麦霸”。知情者称,王三运在贵州出生成长,酒量惊人,即使49岁时调离贵州,也一直在为茅台酒做宣传。在安徽,“省长喜欢唱歌”尽人皆知,尤其酒后擅唱男高音,并和演艺界保持交往,“一个电话就能把北京的女歌星找来”。

知情者称,王三运在皖期间,曾多次到黄山市一家高尔夫酒店吃饭、娱乐。这是一家包含36洞高尔夫会所功能的五星级旅游度假酒店,距机场不足2公里。多个信源称,王三运曾在该酒店内与当地政商人士围坐在游泳池旁开座谈会,池中一队正在表演水上芭蕾的俄罗斯小姐,池旁竖立着一面巨幅LED屏幕,现场宛如一个巨大的KTV包厢。当晚,王三运对着屏幕放声高歌,在场人士无不拍手赞好。

......

“我听过王三运讲话,神采飞扬,激情澎湃,特别喜欢用排比句,听得人热血沸腾,有煽动性,但全是空话。”一位甘肃媒体人说。

5、王三运任职期间提出三大示范区

《甘柴劣火》原文:

在甘肃,王三运提出三大示范区——甘肃建设华夏文明示范区、河西走廊生态文明示范区,以及以兰州新区为核心的商务示范区。这三大示范区,除兰州新区是在前任省委书记任内立项,其他两个都是王三运提出的。

财新记者王和岩稿件《强人王三运:甘肃王的权钱往事》(发表于2018年5月14日)

除了扶贫,被认为最典型体现王三运说大话不干实事的,是他提出的三大示范区,即在甘肃建设华夏文明示范区、河西走廊生态文明示范区,以及以兰州新区为核心的商务示范区。这三大示范区,除兰州新区是在前任省委书记任内立项,其他两个都是王三运提出的。

6、最高领导人对祁连山生态问题问责

《甘柴劣火》原文:

2014年到2016年,最高领导人对祁连山生态保护问题多次作出重要批示,然而王三运只以形式主义相应对。中央对祁连山生态破坏处理通告是这样说的:“虽然有体制、机制、政策等方面的原因,但根子上还是甘肃省及有关市县思想认识有偏差,不作为、不担当、不碰硬,对党中央决策部署没有真正抓好落实。”

财新记者王和岩稿件《强人王三运:甘肃王的权钱往事》(发表于2018年5月14日)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014年到2016年对祁连山生态保护问题多次作出重要批示,然而甘肃省并没有真正落实。2016年底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开展巡视“回头看”,发现王三运作为省委书记,对祁连山环境问题不重视、不作为,对祁连山的生态环境破坏负有重大责任,“王三运表面上摆了姿态走了形式,但其实并没有真正到问题严重的地区去调查研究,也没有认真督促相关部门抓好整改落实,更没有对相关领导干部进行严肃问责”。

7、《巡视利剑》中指出王三运必须严肃处理

《甘柴劣火》原文:(已注明引用)

《巡视利剑》批判说:王三运“自身有贪腐问题,在工作中必然不敢去动真碰硬,导致中央一些重大决策部署在甘肃得不到落实,造成严重后果”。中央的调查说,王三运严重污染甘肃省政治生态,严重损害党的事业和形象,必须严肃处理。

王和岩稿件《强人王三运:甘肃王的权钱往事》(发表于2018年5月14日)

对于王三运热衷的形式主义,中央纪委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中也有集中批判。专题片称王三运“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消极应付、严重失职失责”,“自身有贪腐问题,在工作中必然不敢去动真碰硬,导致中央一些重大决策部署在甘肃得不到落实,造成严重后果”。

8、甘肃被党报批评

《甘柴劣火》原文: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2017年7月21日的《人民日报》头版上,有一个罕见的破例:左边是一篇是《中办国办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发出通报》,右边评论员文章《扛起生态文明建设的政治责任》。一般来说,人民日报的头版都是各地发展的经验总结、“正面报道”,但这次甘肃却被中办和国办联合发文公开通报批评,加上党报评论员,如同两块示众的警示牌。

被《通报》点名的甘肃各部门计有:甘肃省委省政府、省安监局、省国土厅、省发展改革委、省环保厅、省政府法制办、省林业厅、省水利厅、省能源局、祁连山保护区管理局、张掖市委市政府、张掖市肃南县、武威市天祝县、甘肃电力投资集团等,涉及党口、政府口、企业等16家机关单位。

侠客岛《被中央通报批评,甘肃犯了什么事?》(发表于2017年7月21日)

自前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被查以来,甘肃冷不丁地又上了一次头条。

今天的《人民日报》头版上,两篇文章异常醒目,一篇是中办和国办的通报,事涉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破坏一事,隔壁一篇是“本报评论员”文章,就冲着这篇通报做的一篇评论:《扛起生态文明建设的政治责任》。

一般来说,人民日报的头版都会留给地方的成功经验,但这次甘肃的特殊待遇却是因为负面,而且地方上的负面被中办和国办联合发文公开通报批评,极为罕见。再配上党报评论员文章,篇幅相当,块面相当,并排放置,如同两块示众的警示牌。

......

被《通报》点名的甘肃各部门计有:甘肃省委省政府、省安监局、省国土厅、省发改委、省环保厅、省政府法制办、省林业厅、省水利厅、省能源局、祁连山保护区管理局、张掖市委市政府、张掖市肃南县、武威市天祝县、甘肃电力投资集团等,涉及党口、政府口、企业等16家机关单位。

9、甘肃犯了什么事

《甘柴劣火》原文:(已标明引用)

“在一个祁连山的生态问题上,多个部门都没有守住自己的责任和底线,让恶政一路绿灯。官场怠惰如此,实堪痛心……”人民日报旗下的新媒体账号《侠客岛》,并将甘肃官场暴露的毛病总结为六个字:拖、瞒、推、骗、怠、懒,最后是“无法无天”。“甘肃的官场生态出了大问题!各级干部不妨把这份《通报》高悬案头,做一个当代的《官戒》。”  

侠客岛《被中央通报批评,甘肃犯了什么事?》(发表于2017年7月21日)

此外,《通报》中的多个细节也堪称官场警戒,不妨一一节录。如:

2016年5月,甘肃省曾经组织对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整治情况开展督查,但未查处典型违法违规项目,形成督查报告后就不了了之——这是“拖”。

省安全监管局在省政府明确将位于保护区的马营沟煤矿下泉沟矿井列入关闭退出名单的情况下,仍然批复核定生产能力并同意复工——这是“瞒”。

张掖市委认为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整改落实工作不属于市委常委会研究的重大问题,市委常委会没有进行专题研究部署——这是“推”。

《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将国家规定“禁止在自然保护区内进行砍伐、放牧、狩猎、捕捞、采药、开垦、烧荒、开矿、采石、挖沙”等10类活动,缩减为“禁止进行狩猎、垦荒、烧荒”等3类活动,而这3类都是近年来发生频次少、基本已得到控制的事项,其他7类恰恰是近年来频繁发生且对生态环境破坏明显的事项——这是“骗”。

从2013年至2016年,甘肃省对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不作为、乱作为问题基本没有问过责。承担整改任务较重的林业、国土、环保、水利等部门虽然开了会议、发了文件,但抓落实不够——这是“怠”。

张掖市在约谈整改中避重就轻,有31个生态破坏项目没有纳入排查整治范围;52个违法违规探矿项目中有31个采取简单冻结办法,没有制定有效退出机制和保障措施——这是“懒”。

省国土资源厅在2014年10月国务院批复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划界后,仍违法违规延续、变更或审批14宗矿权,性质恶劣——这已是“无法无天”了!

拖、瞒、推、骗、怠、懒……甘肃的官场生态出了大问题!祁连山的生态疮疤,何尝不是甘肃官场的疮疤?中央以两办通报的方式广而告之,也意整个官场引以为戒。各级干部不妨把这份《通报》高悬案头,做一个当代的《官戒》。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2018-2019 cetrange.com 音河汉景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